妇女典型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妇女典型

好媳妇任金萍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7日 点击数:38 【字体:小 大】

 服侍两个年近百岁的抗美援朝老兵,一个是身体残疾的公公,一个是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照顾身患绝症的婆婆,还有一对五保老人。她是五个老人的“亲闺女”,今年51岁的好媳妇任金萍。

她是“亲闺女”,悉心服侍五个老人


    “打,给我打,打倒日本鬼子!”电视机前,公公对着“日军”指手划拳,又“打”又“杀”。餐厅里,父亲激昂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3月28日,大清早,花垣县边城家园居民小区任金萍的家里就闹开了。
  公公龙来保,今年88岁。父亲任振邦,今年92岁。两位老人都是参加抗美援朝复员的老兵,父亲还参加过抗日战争。20多年来,任金萍围着团团转。
  公公年事增加,身体每况愈下,常常患病。有一次,公公住进医院,医生吩咐:“老人家,请您伸出左脚。”
  “报告医生,我的右脚连根掉在朝鲜了!”公公黯然泪下。1953年,他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受伤,右腿被高位截肢,虽然保全了性命,但几乎成了“废人”,这些年来,吃喝拉撒全靠人料理。
  “爸爸,我们一家人的腿脚,就是你的腿脚。”自20多年前任金萍踏进龙家大门那天起,她对公公就格外心疼。考虑到公公待在家里时间长闷得慌,任金萍筹钱买来电视机,她还常常推着轮椅带公公到院子晒晒太阳、透透气。
  “金萍比亲女子还亲”公公常常打心里赞赏:“要不是有她,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进泥巴了!” 
  “婆婆走得太急了。”2010年,婆婆不幸患上绝症,任金萍守在床边喂饭喂水,端屎倒尿,洗澡穿衣,寸步不离。婆婆不幸病逝,她痛哭得好几次晕倒在地,至今她仍在遗憾:“婆婆爱旅游看地方,早晓得她走得这么早,当初我就是借贷款,也要带她去游趟北京。”
  公公婆婆喜欢任金萍,父亲更是离不开任金萍。1982年父亲从县邮电局退休后,一直跟着任金萍住,他说“金萍好脾气,最贴心。”
  父亲不仅耳朵聋,而且性格倔,五年前还患上老年痴呆症,常常无缘无故发“牛脾气”,稍不如意就摔打家具。 
  有一回,父亲患病昏睡过去,任金萍连天连夜守在床边服侍。然而,父亲醒来却狠狠地扇了她巴掌:“你是谁?想偷我钱?”
  后来,父亲还悄悄跑到小区门卫室报警:“我家被偷了,3万块钱不见了!”当任金萍前来寻他时,父亲当众抓住她一通乱打:“就是这个女人偷的,前几天,我睁开眼就看见她在我床边!”
  父亲常常令任金萍哭笑不得,但她认为:“只要老人家好,累点痛点儿都值得。”
  “县城有公公婆婆和父亲,乡里还有丈夫的伯父和伯母”邻居周大姐掐起指头算:“金萍是五个老人的‘亲闺女’。”
  丈夫龙绍明的伯父伯母膝下无子女,是农村五保老人。两位老人在世时,住石栏镇董马村,任金萍哪能不管,她三番五次去村里接伯父伯母进城,老人家担心给他们添负担,悄悄跑了回去,任金萍就大包小包往乡里搬,油盐柴米、衣服鞋袜等她样样管。伯父伯母害病了,任金萍及时接到医院看;伯父伯母相继离世,她与丈夫为二老送终体体面面、闹闹热热。

她是“严妈妈”,精心抚育好儿子

    任金萍做好五个老人的“亲闺女”,同时,也当好“严妈妈”。 
  儿子龙萧,今年26岁,如今在该县麻栗场镇政府上班。以往儿子小,任金萍管得严。当天的作业当天完成,生活简朴,干净卫生,品行端正、诚实做人……
  如今儿子长大了,任金萍管得更紧了。她常常打电话询问儿子工作情况,时时提醒他:“喝酒闹事、打牌赌博,就不要再进家门!”
  2012以来,龙萧每次回城开会或办事,任金萍都不忘叮嘱:“儿子,你晚上一定要赶回麻栗场,你是国家的人,住政府里,老百姓找你办事方便。”
  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起,在任金萍的严厉监督下,龙萧不仅吃住在镇里,还经常深入各个村寨走访,察民情、听民意、解民忧。进学校、进村组宣传安全知识,组织防火、防疾病等应急演练,让安全工作深入人心,落到实处。他进村入户,与贫困村民一道寻找脱贫致富好点子、新路子,带领大伙儿脱贫致富奔小康。麻栗场镇政府领导干部们纷纷反映:“真没想到,他一个城里孩子,这样吃得苦。”
  吃得苦才能做得事。2008年,从省司法警官学院毕业,任金萍就积极鼓励儿子报名当兵。2009年至2011年,在河南省驻马店服役期间,龙萧表现优异,先后荣获“优秀哨兵”等殊荣。2012年在麻栗场镇政府工作以来,他又先后荣获县委、县政府授予“嘉奖”“优秀共产党员”等殊荣。 

她是“贤内助”,鼎力支持丈夫事业

  “任金萍还是个人人赞赏的贤内助”。 提及任金萍,花垣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的干部职工纷纷竖起大拇指:“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老人小孩安排得妥妥帖帖,亲戚朋友招待得热情周到……龙绍明好福气!”
  几个干部说,2001年,为补贴家用,任金萍毅然不顾辛劳,筹资在该县边贸市场租了一小间门面,缝制窗帘、定做被套等,做起小生意来。
  每天,她既要照顾老人和孩子的吃喝,又要自己动手裁剪布料,缝制窗帘,还要上门安装,从早到晚忙得团团转,非常辛苦,但一个月下来,除去门面租金、水电费等基本开销,根本赚不了几个钱。然而,任金萍却从不欠缴分文工商管理费。
  “有一次,她兜着一沓1角、5角、1块、两块过来缴工商费。”原工商局退休干部石大爷说,刚好他在值班,晓得他们底细,又看到任金萍生意艰辛,家里老人孩子的开销等全靠龙绍明一个人的工资,想帮他们家一把。他把任金萍叫到一边:“小任,你的门面小,工商费要不了几块,这次费用先记我账上,等以后有钱了你再一起缴吧。”
  然而却被拒绝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绍明是你们工商局的人,这个钱我要带头缴。”任金萍把钱放下就走。
  尽管家庭并不宽裕,任金萍经营生意始终以顾客满意为目标,为纳税深感光荣。手头稍稍宽松,她还常常参加爱心募捐活动,处处做好一个干部家属的榜样。
  “嫂子,龙局一直比较忙,我想到你家里坐一坐。”两年前,龙绍明任原工商局要职,不少人想走后门办事,常常悄悄电话任金萍,想给她送点土特产,托她帮忙吹吹“枕头风”。
  “工作上的事,你们在单位商量吧,我一个女人家,从来不掺和!”任金萍果断回绝了对方,她常常勉励自己“丈夫工作要过得硬,我决不能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