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思考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调查思考

永顺县妇联关于家庭暴力现状的调研报告

作者:永顺县妇联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5日 点击数:38 【字体:小 大】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近年来,我县妇女在政治、经济、社会和家庭等方面的地位有了明显提高了。但是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殴打、捆绑、侮辱、残害身体、限制自由、性虐待、婚内强奸等家暴现象。家庭暴力不仅直接对家庭成员的身心健康构成严重伤害和威胁,严重地侵犯了妇女的生命安全、人格及名誉等人身权利,而且破坏家庭的稳定和安宁,这与和谐社会的发展要求是背道而驰的。2000年新颁布的《婚姻法》中已把“禁止家庭暴力”纳入法律调整的范围。为进一步维护我县妇女的合法权益,了解我县家庭暴力现状,县妇联积极深入乡镇、村和社区进行调研。

 一、基本情况

(一)具体情况。根据调查统计,近三年来,县妇联接处信访案件总数为265宗,其中妻子受丈夫暴力166宗。暴力的形式为拳打脚踢的占80%;用棍、绳、铁器等施暴的占6%;性虐待的占3%;其它的占11%;引起暴力的原因为经济困难的占3%,家庭琐事发生矛盾的占40%,行为不端(如赌博、酗酒、有外遇等)的占45%,妻子生女孩的占7%,性格缺陷(如心胸狭窄、性格暴躁等)的占8%

(二)主要特点。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年龄较低,大约集中在2545岁之间;施暴者和受害者的经济收入较低,大多夫妻双方或一方下岗,无正当职业也无固定收入;施暴者和受害者的文化程度较低,多数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就业层次较低,多数是工人、农民、无业或无固定职业。一般是家庭成员或共同生活人中的妇女、老人、儿童成为主要的施暴对象,家庭暴力的受害者绝大部分是女性;大多数受害人认为家庭暴力系个人隐私,“家丑不可外扬”,如果到有关部门反映,会使家庭矛盾激化,影响婚姻和家庭的稳定,因而受害者大多采取忍耐态度。这无形中给家庭暴力提供了一层保护网,致使家庭暴力具有隐蔽性。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在家庭中通常地位较低,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一般是忍气吞声,不愿告诉他人,导致实施暴力行为者更加为所欲为。受暴力侵害的人往往不是受到一次两次的伤害,而是经常性地受侵害,并呈现循环特点,从暴力阶段到矛盾缓和阶段,甚至到亲密阶段,又回到再次暴力阶段。受害者对施暴者一时表现的愧疚、悔恨常满怀希望,但过不了多久,暴力又将再次降临。家庭暴力求助中多救助难。在现实案件中,许多受害人报警求援时,由于种种原因,到场的民警也感到束手无策,因为我国还没有专门的反家庭暴力法,平常受理的家庭暴力案件往往达不到现有刑法的最低制裁标准,构不成犯罪;对于那些被害人伤情轻微、施暴情节较轻、后果不是很严重的家庭暴力行为,又构不上治安处罚,对施暴者无法采取强制措施,对受暴者无法提供援助,一般是采取调解、劝说、教育等手段来化解矛盾,打击力度较差。而作为妇联部门,接到受暴妇女的投诉后,想救助又没有资金来源,想提供庇护又没有场所,往往也是爱莫能助、心有余而力不足。家庭暴力干预难。目前法律主要适用于对施暴者实行事后制裁,缺乏对家庭暴力正在发生或持续过程中的救济措施。对有暴力行为的家庭或正在实施家庭暴力行为的施暴人,没有办法予以严惩,所以给干预增加难度。许多妇女在遭受家庭暴力后身体受伤,心理也出现很多问题,但现行没有任何的法律条文对此予以界定。家庭暴力取证难。一些受害妇女遭受家庭暴力后,没有及时向外界求助,直至忍无可忍,方到有关部门投诉、报案,此时往往很难获取家庭暴力的证据,从而对追究实施暴力者责任造成障碍。并且,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不少人认为家庭暴力是家内事,老公打老婆是习以为常的事,因而不愿意管“闲事”,更不愿为家庭暴力受害者作证。由于取证难,对家庭暴力的惩治也难。家庭暴力处理难。由于家庭暴力发生在家庭内部,家庭成员之间的特殊关系,致使受害妇女一般不愿对外张扬,一是怕丢人,被人瞧不起,招人耻笑,二是怕招来更大的伤害,委曲求全,忍气吞声,这致使家庭暴力往往不为外人所知,隐蔽性大且没有目击证人,单凭受害人陈述又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给法院认定家庭暴力性质带来困难,因而也就很难提出诉讼处理意见。

(三)主要后果。一是妇女和儿童的身心健康受到很大伤害。在家庭暴力中,妇女身体和心理均受到双重伤害,且心理的创伤往往比身体上的创伤更难以愈合。这种因家庭暴力造成的心理创伤如果长期得不到缓解时就容易造成一些妇女被迫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走上犯罪的道路。而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环境中的孩子更易患有恐惧、焦虑、敌对等心理问题,成长后也容易成为施暴者,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二是家庭暴力成为离婚案件中的主要原因。近几年家庭暴力已成为离婚率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很多妇女因实在无法忍受长期家庭暴力,夫妻感情破裂,导致离婚。三是家庭暴力不利于促进社会的和谐。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暴力使家庭和睦的关系受到破坏,成为建设和谐社会中“不和谐”的音符,也是引发社会治安恶性案件的一大隐患。

二、原因分析

(一)传统男权主义思想的不良影响。传统男权文化的影响是产生家庭暴力的重要原因。我国长期以来的文化基础是男性中心本位文化,男女在家庭及社会结构中的地位极不平等,我国古代封建礼教所宣扬的“三从”思想更是其极端表现。根深蒂固的男权主义虽然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但遗留的影响依然存在。男权主义的表现还不只限于丈夫,传统上,妇女一般落户到男方家里,大多数家庭都还是与自己的父母、兄弟住在一起,这样的环境下,难免出现矛盾。男方的父亲在家庭生活中往往居于主导和支配地位,作为弱势地位的妇女因此经常受到公公等人的排挤。这种情况下所爆发的家庭暴力尽管可能不是直接由妇女引起,然而受害者往往还是妇女,因为处于这种地位的妇女总是成为丈夫发泄的对象。

(二)经济地位不平等是导致家庭暴力的经济原因。绝大多数家庭由经济收入决定家庭地位,家庭成员经济地位的不平等往往会导致事实上的不平等,一旦发生家庭矛盾,处于弱势地位的成员通常会成为发泄的对象。妇女无独立收入,在经济上的依赖性削弱了其权利和能力,一个经济上不能独立的人,她的其他权利便很难得到保障,这使她们不仅受暴力伤害,而且也无能力和实力与暴力抗争。

(三)受害妇女的逆来顺受使家庭暴力升级。女性比较注重情感生活,当一个女性遭到丈夫的殴打和辱骂时,她首先选择的是忍耐和顺从,一些受害妇女甚至采取掩盖和淡化的态度。这些妇女认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怪只怪自己命运不好,没有嫁一个好丈夫。有的受害妇女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被丈夫打得皮开肉绽,还竭力在外人面前掩盖真相,以便维持“夫妻和睦”的形象,这往往会使丈夫的暴力倾向膨胀。有的受害妇女由于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和家庭经济支配权,现实中也存在着离婚后无房居住等问题,妻子对丈夫的这种依附关系致使丈夫施暴有恃无恐、理直气壮。即使有少数受害妇女求助于社会,也只是希望有关部门通过教育来制止丈夫的施暴行为,不愿丈夫受法律制裁而导致家庭破裂。

(四)社会的宽容是家庭暴力滋生的温床。由于家庭暴力的一些固有特点,加上社会传统观念的困扰以及司法实践的薄弱,使得社会力量对家庭暴力的有效干预在现实中往往大打折扣。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人将妇女在家庭中遭受丈夫的虐待、殴打与侵犯妇女人身权利的违法犯罪联系起来。因此,当家庭暴力发生时,一些单位甚至当事人均没有意识到需要诉诸法律。有些基层组织和执法人员对家庭暴力的认识不到位,没有意识到家庭暴力是一种侵犯人身权利的违法行为,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庭暴力被视为家庭私事,这实际上是对女性遭受暴力的默许,是对男性施暴的宽容,从而使施暴者更加肆无忌惮的实施暴力行为。不少人将家庭暴力的性质模糊化,认为“家务事”外人不要干涉,“劝和不劝离”。这样的结果,常常使女性遭受更多的伤害。

(五)法律调控力度不够使家庭暴力居高不下。虽然目前我国《宪法》、《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等法律法规均对家庭暴力行为有禁止性条款,但这些规定过于原则和笼统,只有禁止性规范,缺乏列示性、系统性,可操作性不强。法律中缺乏“家庭暴力”的法律定义,刑法中没有“家庭暴力罪”,而“虐待罪”又不能完全涵括家庭暴力的犯罪态势。法律对于处理家庭暴力案件适用的程序,也没有明确和统一规定,使家庭暴力案件处置难,执行难,司法实践中有法难依的现象还依然存在。现行有关反家庭暴力的法律规定主要适用于对施暴者的事后制裁,在家庭暴力严重后果发生之前,即平时发生的家庭暴力显得软弱无力。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家庭暴力要根据后果来认定伤害程度,按伤害程度来追究刑事责任或处罚,而伤害后果最权威的证据是指定医疗部门的鉴定,指定的医疗部门是要在派出所开出验伤证明后才会予以鉴定。由于一些受虐妇女不懂得要求派出所开验伤证明,而有的基层执法人员也不主动提醒女方到法医部门去做验伤证明,导致受害妇女往往无法提出有力的证据。《婚姻法》规定,由于实施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赔偿,即物质损失的赔偿和精神赔偿,但由于精神损害后果如何的认定,空间非常大,因此,要取得这些损害赔偿十分困难。另外,由于在法律条文上没有明确把在夫妻中性方面的伤害列为家庭暴力的行为,受家庭性暴力侵害的妇女也难以得到法律支持。

三、对策建议

(一)深入开展普法教育,提高公民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大力宣传《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规,引导和教育广大公民学法、知法、守法,不断提高广大公民依法保护自身权益的能力。进一步发挥新闻媒体的作用,加大对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的宣传报道力度,对家庭暴力典型案例要公开曝光,强化舆论监督,增强广大公民自觉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意识。

(二)不断完善法律法规,使惩治家庭暴力行为有法可依。目前,我国涉及反家庭暴力的法律法规已有不少,也已有一些省市和地市相继出台了预防、制止家庭暴力的地方性法规或文件。但是,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对家庭暴力的处置,法律上还有诸多空白点和难点,致使“禁止家庭暴力”在一定意义上仅是一个姿态,遇到实际和实质问题时,就会显得乏力,并且形成了一个影响整个反暴工作深入开展的瓶颈。故此,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中关于家庭暴力的内容,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和威慑力,长远目标是制定专门的“反家庭暴力法”,用法律的形式明确家庭暴力的定义、家庭暴力的救助机构、求助程序和制裁主体部门、施暴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等内容,让反家庭暴力真正做到有法可依。

(三)建立临时庇护场所,为遭受家暴者提供一个避风港。在很多发生家庭暴力的家庭里,被施暴者对施暴者往往存在经济上的依附关系。所以,当被施暴者不堪忍受家庭暴力而想离开家庭向外求助时,最大的顾虑就是怕无处可去,还有失去了施暴者的经济来源连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因为没有必要的物质帮助机构和庇护场所,很多被施暴者就只能选择了长期的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全国妇联等7个单位联合出台的《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意见》中要求有条件的地方要建立民政、司法行政、卫生、妇联等各有关方面的合作机制,民政部门救助管理机构可以开展家庭暴力救助工作,及时受理家庭暴力受害人的求助,为受害人提供庇护和其他必要的临时性救助。  

(四)强化政法部门的主体意识,使遭受家暴者切实得到司法保护。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对各执法、司法机构都有约束力的,分工负责、专项管理、互相监督、互相制约的反家庭暴力执法、司法网络;明文禁止各执法机关对家庭暴力案件的推诿现象,执法、司法部门对家庭暴力执法不严的情况要规定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并建立相关的执法、司法监督机制。各级基层政法机关、乡镇、街道及村(居)的人民调解委员会要及时化解婚姻家庭矛盾、防止矛盾激化,预防家庭暴力行为的发生。积极开展法律援助工作。通过开通“148”咨询热线,指派法律服务工作者、律师提供法律援助形式使权益受侵害、或家庭暴力受害的困难妇女能够有效地主张自己的权利,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